第1162章 拍卖会开幕(1 / 1)

掌纹之路 舞墨无尘 1061 字 1个月前

影月城的搜查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放松,反而变得更加严密,更加光明正大了许多,因为秋季拍卖会开始了。

秋季拍卖会分两天进行,从早上十点开始直到晚上灯火通明。

除了拍卖会之外,影月城还多了不少节目,吟游诗人会在城里高歌,马戏团会在外城广场上表演,琳琅的美食从各地汇聚,让影月城的平民们,也能享受属于他们自己的欢乐。

慕云没有浪费钱购买拍卖物品清单,而是决定全程参与,就当做是一场放松。

他选的是包厢,虽然是比较小的类型,但布置有法阵隔绝了别人的探测,即便很可能对付不了九阶觉醒者,也足够慕云用了,至少他不用时刻维持易容状态。

沿着熟悉了的道路走进内城,慕云发现街上的行人要比前几天多了不少,三三两两结伴而行,边走边小声交谈着。

抬头远望,上山的道路上同样多了不少人,不过即便如此,看起来也不显拥挤,可见道路的宽阔。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衣服迥异于平民,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路边重要的路口都站着影月城的卫兵,严肃认真地审视着周围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搜寻小偷还是逃进城里的他比较多。

上山的搜查比较严格,主要是担心有人在会场里面捣乱影响了其他贵客,所以即便有凭证,还要报出之前登记的信息与记录作比对。

当然这些对慕云来说没什么难度,就算他的凭证是抢来的,凭借易容他也能做到与本人样貌一致。

如果是五年一度的拍卖会,那就更加严格了,会有类似扫描的炼金仪器来确认本人。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甚至会有各国王子公主到来,安保方面肯定与平时不同。

通过验证后上山,慕云能明显感觉到山上的搜查要比下方宽松多了,这也是对客人的尊重,毕竟一直被人盯着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拍卖会场看起来像是一座巨大的剧院,尤其是进到里面后更是证实了慕云的猜测。

整个拍卖大厅前方是一块凸起的舞台,中间摆放有拍卖桌,进来拍卖的人的座位环绕着整个舞台曾半圆状。

底层是没有遮掩的连排椅子,从二楼开始便是一层层的小包厢,慕云所在的包厢是稍微远离舞台的三层之上。

虽然看起来有些远,但实际上整个拍卖场刻画了法阵,当进入包厢之后才会发现包厢与舞台之间的距离只有十米左右。

慕云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包厢的奇异,这种类似望远镜的效果用法术来呈现的确有种别样的感觉。

从窗口向外望去,能够看到其他包厢,只不过每一间包厢表面都如同拉了窗帘那般只有一片漆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极大地保护了客人的隐私。

而包厢本身不大,放完中间的宽大沙发之后便不剩太多的位置了。

“客人,这是您的点心和茶,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喊我,我就在门外。”

一名穿着制服的清秀女子将食物和茶放到沙发边的小凳上后,看着慕云恭敬道。

“嗯,我这里不需要守着了,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进来。”慕云淡淡道。

“是。”

女子微微躬身,随后退出包厢,将包厢门关上,包厢内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

环境还是不错的。

慕云想着,然后将自己舒服地靠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茶,安静地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

“还没有找到?”

城主府中,吉伯斯皱着眉头不知道第几次看着进来汇报的卫兵问出这句话,客厅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回禀城主,我们仔细地排查了东城区的所有地方,并没有发现那人躲藏的痕迹,而东城区的人都已经查过,没有发现和那人相貌相似的。”

年轻的卫兵吞了口口水,在这样的压抑气氛中谨慎回应道。

吉伯斯靠在沙发上手中握着茶杯,却没有喝上一口,眼中仿佛有电光闪烁,无形的压力让卫兵脸上都开始渗出了汗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卫兵忐忑的心情中,吉伯斯终于呼出一口气,道:“继续去搜查,将范围扩散到全城区域!”

“是!”

卫兵立刻挺直腰杆回应,随后见吉伯斯没有再吩咐什么,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道:“城主,他会不会跑去参加拍卖会了?”

“嗯?”

吉伯斯皱眉转头看了他一眼,“你认为他混进了拍卖会的客人中?”

“我……我只是猜测……”卫兵瞥了吉伯斯一眼又重新低下头道,“参加拍卖会的客人虽然验过身份,但这些客人本身大多身份比较尊贵,我们也不好仔细搜查,所以……”

后面的话,年轻卫兵并没有说,但他知道吉伯斯城主能够明白他的意思,虽说是东城区的全部人都搜查过,并且那天晚上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进入内城,但参加拍卖会的也有一些人是住在外城的,在不仔细搜查的情况下,很可能混入了拍卖会中。

吉伯斯的神色稍缓,赞赏地看了那名卫兵一眼:“想法不错,你去通知一下拍卖场的守卫守好,拍卖场我会亲自去查探,你就继续带人去搜索城内,如果真的在拍卖场找到了人,我会考虑将你提升为内卫。”

“谢谢城主!”

年轻卫兵脸上顿时露出激动之色,鞠了一躬后确认吉伯斯没有什么另外的要求,这才兴冲冲地离开继续搜查去了。

吉伯斯这才喝了一口微凉的茶水,继续沉思起来。

在经过这么多天依然没有找到慕云的情况下,吉伯斯终于确认对方应该是有办法改变了容貌,不然不可能在这种搜查之下还能躲起来不被卫兵发现,他们是有办法确认没有搜查过的人员的。

那么这样的情况就只有这种可能了,也是最麻烦的,一个能够改变容貌的人要想隐藏,那是真的如大海捞针了。

“没想到当时的大意下竟然没有记住他的气息,而且这几天他不想办法通过传送阵离开,还留在城里难道真的是想参加拍卖会?”

客厅中,时不时回荡着吉伯斯的喃喃自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