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芝麻开门(1 / 1)

虽然这局比赛CB战队的战略重心是放在上半区,但也不是完全不管Pray和Goril了。

特别是前期劣势这么大,并且还一直被ARK推线消耗的情况下,安掌门还是决定来一趟下路。

这次他也吸取了教训,因为盲僧这个英雄的局限性,他是不可能把饰品眼换成扫描的。

所以这次回家他斥巨资买了两个真眼,就是为了保证自己这波Gank的万无一失。

不会再出现自己上一把比赛抓唐夙和夏语昔时的名场面了。

这次安掌门的绕视野还是非常成功的,因为Goril记下了唐夙刚刚去河道放眼的时间,所以安掌门是完美地卡上了视野消失的时间走出三角草。

他甚至还非常谨慎地在河道里插了个真眼,确定周围完全没有视野后,才走进了河道草中。

“不对劲了,给安掌门绕进来了。”米勒看见盲僧已经在唐夙和夏语昔的侧后方落位,当即有些心急。

ARK这支队伍里,谁前期都可以炸,唯独下路不行啊。

一见安掌门到位,Goril立刻果断动手。

他直接开启炫光,然后就径直往夏语昔的脸上走去。

“打野来了。”唐夙迅速瞟了一眼从河道里走出来的盲僧,然后沉着地说道,“我们往回廊走。”

夏语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开E加速往回廊里走去。

Goril果断闪现跟上。

“噌!”

“叮!”

卡莎被凝结的星光晕在了原地。

宝石的E闪如果释放者时机抓得好,除非对方先亏一个闪现拉开距离,不然基本是躲不开。

“Nice!”

安掌门看见夏语昔被定住当即大喜过望,接着迅速摸眼对着动弹不得的卡莎交出了自己的天音波。

但,他并没有踢到他想踢的目标。

“闪现帮挡!!”

“巴德闪现帮卡莎挡下了盲僧的Q!!”

卡莎是CB三人第一时间集火的对象,所以盲僧的这一套伤害是绝对不能让夏语昔吃到的。

而且唐夙这个闪现不仅仅是为了帮夏语昔挡下盲僧的Q,同样是为了随之出手的星体束缚调整角度。

而她选择定住的目标并不是正在快速接近的Pray,而是已经对着卡莎敲了一锤的Goril。

千万不要小看前期近战辅助在近身后的输出能力,宝石被动提供的额外魔法伤害和攻击速度,绝对是比此时Pray普攻的伤害要高出许多的。

但即便如此,她们二人的危机依旧没有接触,因为她们的位置在外人看来极其尴尬。

已经是被CB三人隐隐约约地卡在下路回廊里了。

“现在能走一个是一个啊,实在不行就把AD买了吧,死两个太亏了啊!”米勒喊道。

Goril也知道原本的必杀局因为唐夙这一波操作,似乎出现了一点变数,就立刻给刚刚从眩晕里醒来的卡莎套上了虚弱。

Pray也终于赶到战场开始对举步维艰的卡莎进行输出。

“卖了吧,巴德现在还能走!再过一会儿就走不了了啊!!”米勒继续喊道。

夏语昔交出了治疗,稍微拉开了一点和卡莉斯塔的距离,但这在观众看来,这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盲僧正从回廊的另一头走来,你走脱了这边,还是会遇上那一边。

终究还是会死,甚至还多浪费了一个治疗,拖延了一些无意义的时间。

“没意义啊?!挣扎啥呢?”

但真的没意义吗?

唐夙给出了答案。

她终于就位了。

巴德站在回廊靠近红色方的一侧,拿起手里的笛子,对墙壁一挥。

一个金色的传送门出现在了墙上,而这个传送门的目的地,居然是红色方的一塔塔下。

“什么?!!!”

“这地方能开门?!!”

米勒眼睛都瞪大了,而且因为刚刚说话还比较低沉,这下突然变得兴奋,声调变高,他的声音都有点破音。

无数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也都同时惊呼出声。

这也行?!

怎么没人告诉我这种地方巴德能直接开个门到塔下啊??

正在黏着卡莎输出的安掌门和Pray慌了。

他们开始疯狂输出离门还有一点距离的夏语昔。

但就在虚弱消失效果的那一瞬间,一个祭坛及时地出现在了夏语昔的脚下,提供了微弱的治疗效果的同时,还附赠了30%的移速。

夏语昔带着残血走到了门前,钻进了洞里,唐夙紧随其后。

“阿这。”

Goril和Pray在门前面面相觑。

这门。

是不钻呢?

还是不钻呢?

“咚!”

坐在安掌门身边的皇冠哥戴着耳机都听见了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安掌门直接对着桌子来了一拳。

“我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次机会。”

“你却让我输得,这么彻底。”

“c!”

很快,唐夙和夏语昔就从隧道里钻了出来,回到了防御塔温暖的怀抱里。

我已出舱,感觉良好。

“巴德的门居然能在这里开???”

“还能直接传到塔下?这也太赖皮了吧。”

“这巴德不得无敌。”

“我懂了,我马上去玩一把巴德。”

“这都给她把AD救下来了?”

“什么叫不抛弃,不放弃。”

“她还闪现挡Q,呜呜呜,我直接哭死。”

“......”

“这真是我前所未闻的操作了。”米勒看着开始在塔下磕着血药等着兵线的唐夙和夏语昔有些感叹地说道。

“这样都能跑掉,我真的很难想象CB要花费多大的代价才能抓死阿唐和语昔。”

“米指导刚刚不是还想让阿唐把语昔卖了吗?”记得回头看着米勒,脸上露出了调侃的笑容。

“……”

“额……”

这个问题问的好,下次别问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里解说,而他们却在场上打比赛的原因嘛。”米勒这么多年的解说经验还是让他成功挡下了记得的沉默,他回头看着记得笑着说道。

“这种明星选手,就应该经常打我们解说的脸。”

“打得越痛就说明操作越秀是吧。”记得也笑着说道。

“哈哈哈,确实......”

这波抓完,安掌门是对ARK的下路完全没有想法了。

这不是抓不抓的问题,是抓不到啊。

而且不仅抓不到,他每次来都要被一顿乱秀。

他两局比赛,两次抓下,全都没成功,甚至还都打出了名场面。

现在翻一翻韩国的英雄联盟论坛都还能看到他第一局比赛在眼上“下大棋”的GIF。

他堂堂s7冠军打野,何曾受过这种侮辱。

什么?

之前还有个一秒五飞啊。

哦。

那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