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重建基层(1 / 1)

随手一箭射杀炼虚期的强者,这已经很恐怖了,但还不够。

萧羿已经取出了第二支箭,可来不及了,现在比拼的不是谁的箭多,而是谁的箭快。

萧羿取出第二支箭,还没来得及弯弓搭箭,嫦娥射出的那支箭就到了。

射日神箭的恐怖,萧羿是知道的,那是能击破虚空,射穿世界壁垒的存在,他,挡不住!

但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二角突然出现,并挡在了萧羿前面。

这让萧羿始料未及,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二角被一箭射中,瞬间就开始身体消融,他说道:“好了,这下...对称了。”

所有人都呆滞了片刻,随后反应最快的萧羿立刻弯弓搭箭,并向着嫦娥一箭射出。

恐怖的射日神箭疾驰而出,顷刻间就洞穿了嫦娥的胸口。

在她那不可思议的神情中,嫦娥的身体开始了消融。

“一命换一命,对面的仙人有这个觉悟,我二角也绝不会弱于对方,”二角开始消散,但还是发出了传音,“不必悲伤,我不死,我们所有人都会败,那样终究还是一个死,都一样的。”

萧羿取出储物戒中的人参果和蟠桃,但二角已经彻底消散了,它没办法吃下这仙果,就算吃下了也没用。

仙路漫漫,尸骨如山。

成仙路上,终究会伴随着这样的事情。

萧羿叹息不已,本来到了他这个境界,心境几乎是没什么波动了,可二角的死亡还是让他悲愤不已。

该死的命运!

萧羿察觉到了什么,他知道,刚才那一箭本应该让他死去,可是命运却让二角挡了这一箭。

忽然间,萧羿有些理解那个记不清名字的人和天帝了。

强如他们这个境界,也摆脱不了一种东西,那就是命运。

该你出场的时候,你就还是得出场,该你死的时候,你就得死!

萧羿再度弯弓搭箭,随后开启疯狂杀戮,恐怖的箭矢一箭又一箭射出。

但就算他杀光这里的所有敌人,也无济于事,最终还要看天帝和那个记不清名字的人的决战。

该死的命运。

萧羿第一次发觉这个东西,一切似乎冥冥中早已经注定,他们根本无法反抗。

果然,没过多久,一个黑洞凭空出现,毫发无损的王获从中走了出来。

看到张获走出,仙宫那边所有的仙人便绝望了。

看来,胜负已分了。

李获说道:“看来,我还是选对了,命运果然没有站在天帝那一边。”

垚道人听闻这句话也是笑了笑,然后突然爆发出了大乘期的恐怖压力,一招就将王母娘娘秒杀。

众人惊叹不已,这两货居然扮猪吃老虎。

萧羿把连两人的反应看在了眼里,这引起了他的深思。

命运,到底是什么?

是谁,用无形的大手掌控着一切?

天帝败了,没人知道马获是如何做到的,实际上,天帝真的败了吗?也没人知道,看起来,刘获身上好像没什么战斗的痕迹。

总之,天帝是败了,他的手下全部伏诛。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萧羿获得了第六支神箭,他已经可以射穿虚空,带着所有人前往大神世界。

可就在这时,一道光芒突然出现,虚空中,一个老人正在缓缓走过来,而可怕的是,在他走过来的时候,四周的虚空也在变化模样。

等这个老人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突然就退出了虚空,并出现在了一个炼丹房之中。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无比心惊肉跳。

哮天犬吃惊地说道:“九重天宫之上,兜率宫之中,三清之首道德天尊,太上老君!”

所有人无比露出惊容,没人敢放肆。

他们看到太上老君抖了抖拂尘,下一秒,杀入天宫的无尽寄生修士就被一扫而空。

这位,不是这个世界的至尊至强,而是这个世界的超脱。

虫族虽然是至尊至强,但在超脱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天帝,还是逃不脱命运,他,不该离开这个世界。”太上老君随手一挥,几个蒲团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人只能乖乖坐下。

唯有霸王龙,它说过,它的一生都要顶天立地,要一直站立。

而太上老君似乎也没有强求。

坐而论道,但坐只是一种形式,重要的,是轮到。

钱获问道:“命运,真的无法打破吗?”

他横渡虚空,违反无数个世界,为的就是打破命运,可却打不破。

太上老君说道:“无法打破,即使是我,也无法打破,或许只有超脱万界,离开这里,才能打破。”

没人知道这个太上老君是哪个世界的太上老君,或许,他是顶端世界的太上老君。

他的实力太强,众人无法猜测。

而且他一出现,这个即将崩溃的世界居然停止了崩溃。

“万界金字塔就快要毁灭了,我们恐怕难以超脱。”哮天犬苦笑不已,它发现自己和真正的强者差距太大,或许这辈子都追不上。

然而太上老君却说道:“万界破碎并无大碍,既然破碎了,那就补齐即可。”

众人一愣,还能补齐?

太上老君随手画了一个三角形,众人看得出,这便是万界金字塔。

随后太上老君突然又倒着画了一个三角形,两个三角形居然形成了一个菱形。

“不破不立,既然基层破碎,那边重建一个基层。”太上老君说道。

众人愣住,不明白太上老君的意思。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顶端世界作为一切的起点,诞生了无穷世界,可无穷世界终究归于一,我们便创造这个一,从最底层演化万千世界,然后撑起这个金字塔。”

众人大惊,太上老君的设想太过惊人,他居然打算倒过来构建一个新的金字塔,然后撑起这个旧的金字塔,从而完成一生万物,万物化一,从而获得圆满,让金字塔永远稳固。

“曾经的金字塔,无穷的底层世界托起了顶层,但并不稳固,底层一毁,金字塔也会崩塌,可新的双金字塔却是互相依存,就算某一处毁灭了,也能获得补充,从而永世稳固。”孙获有所明悟。

太上老君说道:“这同样是治国治世的理念,统治者以一己之力镇压万界,待到底层崩碎,统治者同样会随之毁灭,唯有如此,构建双生,一人高高在上镇压万界,一人身处底层演化万物,世界才会平衡。”